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联系我们

书画展板:

您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资讯>书画资讯
周积寅:简评白金尧的花鸟画
发布时间:2019-11-18  新闻来源:

虚静空明 冥合万化

——简评白金尧的花鸟画

 

白金尧先生来自北方,画风明显受到京津画家的影响,走的是一条传统正脉的大道。用笔轻灵虚淡中透着浑然不觉的厚重,笔锋八面而墨渍氤氲,显示出画家良好的绘画悟性和经年训练的老练与成熟。依我看来,白金尧画风可以总结出三个特点:古意、清雅、静气。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首先,白金尧的花鸟画是颇具古意的。元代赵孟頫有名言:“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人们常望文生义,以为提倡“古”就是因循守旧、就是循规蹈矩、就是保守僵化,却不知中国画论中所谓的“古”有三个方面的涵义:①泛指有师承、有传统者。②抗拒流俗、非同一般者。③借古开今者。这才是赵孟頫真正倡导“作画贵有古意”的真意和本质。以此观白金尧的花鸟画,从传统中汲取营养,师承有法,同时别开生面,有了自己一定的面貌,这非常可贵。特别是其笔墨上不流俗,不做作,有大手笔的气魄,对于一个还在成长的中青年写意花鸟画家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其次,凡看过白金尧花鸟画的人都有一种直观印象:清雅。我也有同感,不禁想到杨慎曾言:“清者流丽而不滞浊”。正是在白金尧作品中充溢着空灵淡远的自然气息,使得画面呈现超脱世俗的艺术境界,即有“雅”的文人意趣。从这点来说,白金尧承接了传统文人画“以淡为雅”的审美观,其画面简淡清逸,不拘泥形迹的束缚,不矜忤、矫饰外在的精谨臻丽,一切来得朴素自然、平淡天真。正因如此,我们看他的画,着色不多却足够焕灿,通过笔墨灵动多变的轨迹,显示出笔锋在纸面上富于韵律节奏的游走。外在的形质都是服务于笔墨的性情,笔墨的起承转合、干湿浓淡都在或隐或现中显示出其对世俗审美取向的一种排斥和涤荡,所以白金尧的花鸟画妙处不在精细而在清丽,不在华滋而在雅健,总体来说,其画贵有“清雅”之气。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最后,我们再谈一点白金尧花鸟画的“静境”。因为清雅,所以娴静,我想这是一幅中国画,特别是文人画所孜孜以求的气息和境界。我们从白金尧花鸟画中能深切的感受到变转不停的万物情态在画家“静观寂照”中传递出一种相对静止的生动,通俗的讲就是“传神”。花鸟画的传神有赖于“静照”所得之意象。这是因为单凭画家感官印象,无法把握瞬息万变的生命活动,需要画家以敏锐的视角、智慧的心灵和娴熟的技艺捕捉和表现花鸟世界中的陆离斑驳、纷杂繁复的景象及其内在的生命与活力。因此,在中国画中,把握“静”的常理,营造“静”的意趣,就是在求诸于画家内心深处过程中,使观察、体验到的自然生命节奏与画家的心灵节奏交相感应,意象的景物与心灵迸发的情感得到交融、渗化,最后形成画家生命体验与自然情态的精神汇聚与凝结,让观者也纳入到画者创造的“静境”中。白金尧的花鸟画有这种“静境”,实际上反映了画家本人创作心态与日常修养的积累,只有心无杂念、绝尘去俗的画家才能做到这一点。清代方薰《山静居画论》有云:“作画不能静,非画者有不静,殆画少静境耳。”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花鸟画

质言之,画家白金尧是一位具有深厚学养兼具笔墨性灵的优秀的花鸟画家。他在传统语言中凸显了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精粹和优长,并且把文人画基因深深的植入自己的花鸟画中,获得世人的承认和赞许。以他现在的基础和成绩,我以为他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和企盼,在此我希望他未来的艺术之路走得更加稳健扎实,结出累累硕果。

作者:周积寅(南京艺术学院博导、教授)

相关链接:

白金尧花鸟画

白金尧,1966年生,供职于郑州市文联副调研员。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文化部华夏文化遗产中国画院院委,河南省文联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郑州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历任第九届、第十届河南省政协委员,第十届、第十一届民盟郑州市委副主委,第十三届郑州市政协常委,被评为河南省文联系统95、96年度先进工作者。先后在国内外举办二十余次个人画展及联展,作品多次入选国家大型美术和书法展并获奖,被国内外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出版多部个人美术专著。

标签:
友情链接